动物园

想去动物园,川对我说。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去,还是故意说给我听。我不喜欢到处跑,特别是没有意义地到处跑,而去动物园算不上很有意义。

川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正骑车出去吃早饭,立秋之后,天气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难熬了。我当时并没有想去动物园的意思,可我却禁不住地想去动物园这件事, 想着路上汽车在震动,想着忙碌地四处奔走,想着从围栏看下去。去不去动物园并不是什么需要深思熟虑的决定,我喜欢去看动物。

川第一次说想去动物园的场景就是这样。我们刚起床,在去吃早饭的路上,中途还停下来刷门禁。这天早上的一切,看起来都和往常一样。川后来给我说, 他知道从那天早上开始,去动物园的想法就根植到我脑子里了,最后的去只是时间问题,但我又觉得,也许只有想去,这个想法才会存在,怎么也忘不掉吧。

那天早上出门之前,川说,我们很久没有出去玩了。我后来问他,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他说是,但我从他的话里,读出不是。川后来某一天又说, 这个天气正好去动物园,他说这的时候特意做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他只是开玩笑,我也不想去,甚至一想到去动物园,就感到难受,当然,不是动物园本身让我难受, 如果能不费力,边吃零食,边看到处跑的动物,我当然不难受。走啊,去,我顺着他的话回答道,咱们今天就去。川说他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了真正去的想法。

川给我说,他大一的时候来过动物园。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动物园里面了。川还说,这动物园一点变化都没有,他似乎有些失望。 我记得那天叫他周末去动物园的时候,他答应地很爽快。那天我叫他的时候,也是在去吃早饭的路上,刷完门禁后,我对他说的。和第一天不一样, 那天的门禁是他刷的,他刷完门禁,把卡放到裤兜,然后我们出门去。我给他说的时候,他刚把卡放到兜里。

有一点需要说明,我是在叫川去动物园,并且他答应之后,才真正想去动物园的。那天早上,川说我们很久没出去的时候,他说得就好像这都是我的错, 事实上当然不是,但我却相信这确实是我的错。川说,我们去动物园,就是去赎罪,我们都有罪,而去这个动物园,就是惩罚。我不信这一套,我也不觉得他信。

最后在动物园发生的事,我一点也记不清了,但是我记得那天早上,川吃得比往常多一点。

date_range 2017-09-08 face Dick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