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走,吃饭

羊看了一眼时间,十点。还没到十一点,但是快了。

十一点,是羊和川周末通常去吃饭的时间,不是十一点半,羊和川周一到周五去吃饭的时间。十一点和十一点半,虽然看起来只是相差了半个小时, 但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区别。在周一到周五的时候,羊和川都是在十一点半下班,他们甚至不需要交流,下班后都会默契地在老地方等待。有时羊早一点, 有时川早一点,他们等的时候,都知道对方肯定会来。

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周末,羊没有去上班。他又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十分。

对于吃饭的时间,羊似乎有一种渴求,要准时去的渴求。这种渴求似乎有一点变态,一旦有人想要尝试打破,他就会跳出来批判你,让你感觉自己像是犯下了滔天罪行。 如果你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十一点去,他有时候会回答,因为这时候食堂刚开始卖,人比较少,可以不用挤来挤去,他有时候会回答,因为我每次都是这个时候去的, 培养一个规律的作息很有好处。

羊打开音乐,但是没播放几秒,他就点了跳过,跳过…,直到他点累了,拿出手机,问川,什么时候吃饭。这时候是十点三十,川没有回。羊当然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关掉了音乐,开始看动画。

>>

恋爱一天

太阳刚升起的时候,是🦊的火车到站的时候,窗外已经是匆匆的人流了,🦊拿出手机,

🦁:还没到吗?😔

🦊:我出来了。😅

出站的通道似乎特别空旷,特别长,似乎要等到太阳完全升起,才能走到尽头。慢慢的,🦊听到有人在唱歌: “我们一起去,去海边那片森林…” 是🦁在出站口弹吉他。🦊笑了,向🦁走去。

🦁:我们去那边先坐一会吧。😉

尽管他们还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但是🦊点了点头。闲聊,🦊看着🦁,🦁的眼睛和嘴巴,都透露出高兴, 🦁看着🦊,周围的一切不再重要。

🦁:坐大巴可以到。😀

🦁把🦊拉起来,上了大巴。在不算太狭窄的第三排,🦊和🦁靠在一起。🦊似乎能透过🦁穿的短裤,感受到🦁的体温。

🦁:先休息一会吧。😅,好累啊。

🦁:你不躺一会吗?

🦊:我坐一下就好了。

🦁斜躺着,几乎占满整个床,🦊坐在旁边。🦁的上衣,像是斑马,去掉了白条纹那种。🦊的手臂,摸起来像是柴犬,毛很短的那种。🦊闻到了,🦁的味道。

太阳落山的时候,就是离别的时候了。🦊和🦁坐在沙发上,

🦊:差不多车要到了。

🦁:你说啥?

🦊:我说,时间还早。

树林中的篝火(七、八)

然而在这树林里的故事不一样。如果他们能够从天上望下去,观察这树林,就会发现里面只有一条首尾相接的路,这不是小川想来的那个树林, 这也不是小华想拯救的故事。

“为什么叫我去救?你都不给我安排一点点超能力吗?”

我想说他很贪,但我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甚至都没有想过,小华到底要怎么去救他们。

“你能做救人的英雄救不错了吧,要是有超能力,那也应该是我有。”

这时我们到了码头,当我还在向师傅要救生衣的时候,小华已经在前面准备上船了。我没有来得及和师傅讨价还价,跟着小华上了船。

“救生衣还没有搞到呢。”

“怕个啥,你要相信我的开船技术。”

我分不清他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小华说的几乎每句话,我都有这个感觉。当然,聊天的时候忽略这一点,大家都很愉快,但问题是我没办法忽略。 这是一个陷阱,聊天陷阱,我会永远不知道他玩笑下面,隐藏了什么样的真实想法。这么说来,小川也时常在聊天时布置陷阱。“你要去哪呀?”“嗯,出去走走。” “你想去几楼?”“不知道。”他们的陷阱不一样。

“啊,要翻船了!”忽然一个浪打过来。

>>

树林中的篝火(五、六)

“为什么越走,我感觉越不对劲啊?”小阳看向小萌。小萌没有说话,慢慢停下了步伐。

“我早就发现了。我们永远也走不出去的,这条路不是来的时候那条。”

“你还记得来的路什么样子?这也没有其他路了呀。”

“我们不会永远都走不出去了吧!”小萌蹲在路旁,用手擦了擦鼻涕。小阳也蹲下来,安慰他。

“我们应该是迷路了吧。要不你先待在这,我在周围看看。我不会走很远,就在视野范围里。实在不行,还可以回去找小越。”

小萌点了点头。

“就一条路怎么也迷路。应该把手机带上的。”小阳说完,向路旁的树林走去。这片树林比较茂密,但是没有到能遮挡视野的程度。小阳走几步, 就回头确认一下小萌的位置,走了没多远,看见一棵很高大的树。它和周围的树是同样的树,但又特别粗壮。

“小萌,我们爬到那棵树上吧。”小阳返回告诉小萌,解释说,在树上既可以更安全的休息,也能随时观察路上的情况。

“为啥我们不直接返回找小越他们?”

>>

六楼小事

我每天都要爬下六楼,再上去,再下来,再上去,这样至少三个来回,因为我宿舍在六楼。我当然不喜好住在六楼,这全都怪我的室友老川, 本来我们可以住到五楼,每天能少爬至少120个台阶,节约两分钟!😱 ,这简直是在谋财害命!

但是每次我给老川抱怨的时候,他一点愧疚也没有,反而做出一副我不可理喻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是故意害我每天爬六楼的,所以我悄悄的原谅了他 (不用谢,老川)。

我不喜好住在六楼,主要还不是每天爬这么高的楼梯,是因为我的台式机根本忍受不了在这么高的地方运行!相信我。我一开始也不相信, 我的台式机怎么可能这么扯,但是这是唯一能解释得通的理由。

“唉。老川,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刺鼻得味道。”搬过来之后某一天下午,我问老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