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树林中的篝火(五、六)

“为什么越走,我感觉越不对劲啊?”小阳看向小萌。小萌没有说话,慢慢停下了步伐。

“我早就发现了。我们永远也走不出去的,这条路不是来的时候那条。”

“你还记得来的路什么样子?这也没有其他路了呀。”

“我们不会永远都走不出去了吧!”小萌蹲在路旁,用手擦了擦鼻涕。小阳也蹲下来,安慰他。

“我们应该是迷路了吧。要不你先待在这,我在周围看看。我不会走很远,就在视野范围里。实在不行,还可以回去找小越。”

小萌点了点头。

“就一条路怎么也迷路。应该把手机带上的。”小阳说完,向路旁的树林走去。这片树林比较茂密,但是没有到能遮挡视野的程度。小阳走几步, 就回头确认一下小萌的位置,走了没多远,看见一棵很高大的树。它和周围的树是同样的树,但又特别粗壮。

“小萌,我们爬到那棵树上吧。”小阳返回告诉小萌,解释说,在树上既可以更安全的休息,也能随时观察路上的情况。

“为啥我们不直接返回找小越他们?”

>>

六楼小事

我每天都要爬下六楼,再上去,再下来,再上去,这样至少三个来回,因为我宿舍在六楼。我当然不喜好住在六楼,这全都怪我的室友老川, 本来我们可以住到五楼,每天能少爬至少120个台阶,节约两分钟!😱 ,这简直是在谋财害命!

但是每次我给老川抱怨的时候,他一点愧疚也没有,反而做出一副我不可理喻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是故意害我每天爬六楼的,所以我悄悄的原谅了他 (不用谢,老川)。

我不喜好住在六楼,主要还不是每天爬这么高的楼梯,是因为我的台式机根本忍受不了在这么高的地方运行!相信我。我一开始也不相信, 我的台式机怎么可能这么扯,但是这是唯一能解释得通的理由。

“唉。老川,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刺鼻得味道。”搬过来之后某一天下午,我问老川。

>>

树林中的篝火(三、四)

“到底要去干嘛呀?”

“到了你就知道了,我也说不清楚。”

“不是嘛,你告诉我,让我也有点心理准备啊!”

小越停下了脚步,说,“我不知道。”

一阵风刮过,树叶们都一齐抖了起来。月亮开始退到厚厚的云层里,把天空让给了星星。

“刚刚是小王打的电话,叫我再叫一个人去她那。”

“你女朋友也来了?她没有说具体一点?”

“我好担心。我想到刚刚纸条上写的。”小越没有回答,小川也没有再追问。

“那咱们赶快去吧。走走走。”小川推了小越一下,继续上路。

“小越越,你终于来了~”

“小王王,我好担心你~”

(这两句是我瞎编的,事实上,他们根本就见不了面。)

>>

万事屋

这是一个夜晚,夜不黑,风也不高的夜晚。教科书般的杀人好时机。

小王急匆匆跑到宿舍楼下,蹬上自行车,向校门口骑去。

要去杀人的就是她,杀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导师老川。

小王去年刚报考的时候,虽然分数超出录取线很多,但是填写志愿的时候专业和早已联系好的导师不匹配。在她以为今年已经没有机会的时候,老川出现救了她。

老川把自己的一个研究生名额空了出来,让小王进了实验室。

小王当然感激不尽,每天早早地就去上班,晚上也常常加班到深夜,就是不想辜负老川的一片希望。

慢慢地,小王发现,老川对自己并不像普通的老师对学生的关系,他对自己不同寻常的好。

每次布置新的研究任务时,老川都会把重要的差事留给小王,但是又不至于太累太难。

而且在每次下班之前,老川都会邀请小王一起吃饭。

小王感觉实验室的同事都在背地里议论。可是,她一个女孩子,又能做些什么呢?

她能直接拒绝老师的好意吗?她能当面和同事争论吗?

>>

树林中的篝火(二)

(本文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他们继续上路,朝着回去的方向。讲到这里,你可能觉得你了解故事的主角,但事实是我们都不了解。

我第一次注意到小川,是在搬宿舍的时候。

“我们换到同一个宿舍怎么样?”我说。

“好啊,和认识的住一起还方便一点。”他答应了,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起一丝波澜,或者说他的感情掩埋在年轻的皱纹和护肤产品下面。我有些吃惊,又有些不吃惊。

小川不仅长得高大,力气也大,搬宿舍的时候一手拎一大包,上六楼气都不喘一下。

“好累啊。” 到了宿舍,他把东西放到旁边,说。这是我每天都能听到的一句话。他的头发有些卷,汗水顺着发根流了下来。

这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每次东西搬到了宿舍,他都脱下T恤休息一小会儿,出去的时候,再穿上。

“唉,小华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啊?”小越问。

“他去做志愿者了。”小阳边观察木板的缝隙边说。

和小川做了室友,我才慢慢认识到他的另一面,夏天和冬天。

“你那好乱,怎么不收拾一下。”

“我知道,休息一会就收拾。”他有时候这么回答。

“我已经收拾了,就你干净呀~”他另外的时候这么回答。

“你们看!”小阳抑制住兴奋,打开木板夹层,找出一张纸条。

“唉呀,别激动。”小川把剩下的木板收了起来。

“写的啥?”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小阳念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