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国

“报…”

没等儿子炜讲完西北区的西瓜收成,儿子华就气喘吁吁的闯了进来。他说东边发现了两个和尚、一只猴子还有头猪沿着女娲河朝西南方向行进。 虽然这个消息听起来很关键,但本来的工作汇报被打断了。我正打算批评几句,儿子炜率先问儿子华这行人是不是还牵着一匹白色的马。儿子华点了点头。 儿子炜也点了点头,确认说这是唐僧一行人。我立马来了兴趣,问下面的儿子们是不是有传言说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他们都看向儿子炜。 儿子炜肯定了我的说法并提出要让儿子国成为第一个成功吃上唐僧肉的地方。

因为猴子法力高强,我们也没有谁会法术,儿子炜制定计划,在明天一早派人去勾引唐僧进城,然后设下香火钱骗局再进一步利用唐僧爱面子的特点, 最后让他割肉偿贷。这个计划天衣无缝,就差勾引唐僧的人选了。儿子萌提议让儿子川去,他说儿子川骗术高明,精于算计。我不知道儿子川这么能干, 就让儿子川负责设骗局,儿子萌胁迫割肉,儿子华引诱。布置完我就发现儿子川似乎不太满意,但他也没再说什么。

计划制定好后已经到了晚饭时间。我让厨房把珍藏的红酒拿出来喝,儿子们都很喜欢,不停有人向儿子炜敬酒。儿子越劝我少喝点, 但我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开心的和儿子们吃晚饭了。吃过晚饭,我去找到下午门口值班的儿子,又给他们讲了一遍按照规定流程放人进来的重要性, 不能因为是儿子华就放松警惕,万一有妖怪假扮那不是很危险。他们表面上承认错误,但我不知道这次又能管多久。

我回头问儿子越,为什么儿子们似乎都不听话了。儿子越立马否认,说儿子们都是忠心耿耿,只是生活太安逸,不适应我一贯的高要求。我相信他是真心这么想的, 但儿子国也确实需要一些改变了。

晚上我还在睡觉就被敲门声惊醒了。儿子华和儿子越进来告诉我,唐僧一行人连夜赶路已经到下游女儿国了。儿子川得知后归罪于我决策失误, 说前些日子应该接受女儿国合并提议的。没想到儿子川又翻旧账。传言儿子川联合儿子炜要今晚来暗杀我,儿子华补充道,他和儿子越给我准备好了马车要我尽快逃走。

我不相信儿子川会这样背叛,但可以肯定,儿子国已经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今晚女娲河格外安静,没人来洗澡,没人来偷吃西瓜, 放眼望去,似乎从来就没有人来过。

date_range 2019-06-07 face Dick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