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吃饭

羊看了一眼时间,十点。还没到十一点,但是快了。

十一点,是羊和川周末通常去吃饭的时间,不是十一点半,羊和川周一到周五去吃饭的时间。十一点和十一点半,虽然看起来只是相差了半个小时, 但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区别。在周一到周五的时候,羊和川都是在十一点半下班,他们甚至不需要交流,下班后都会默契地在老地方等待。有时羊早一点, 有时川早一点,他们等的时候,都知道对方肯定会来。

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周末,羊没有去上班。他又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十分。

对于吃饭的时间,羊似乎有一种渴求,要准时去的渴求。这种渴求似乎有一点变态,一旦有人想要尝试打破,他就会跳出来批判你,让你感觉自己像是犯下了滔天罪行。 如果你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十一点去,他有时候会回答,因为这时候食堂刚开始卖,人比较少,可以不用挤来挤去,他有时候会回答,因为我每次都是这个时候去的, 培养一个规律的作息很有好处。

羊打开音乐,但是没播放几秒,他就点了跳过,跳过…,直到他点累了,拿出手机,问川,什么时候吃饭。这时候是十点三十,川没有回。羊当然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关掉了音乐,开始看动画。

这个动画讲的是兔爸爸、猫妈妈、猫儿子、兔女儿和金鱼养子一家的故事。有人觉得动画没有什么意义,是给小孩子看的。羊不是这类人,他喜欢看, 他相信动画能表达出一些难以表达的东西。他觉得自己是猫儿子,对抗那些荒谬不合理的现实逻辑,尽管这个动画听起来就荒谬不合理,但我们知道, 他其实更像是猫妈妈,对规则有强烈的追求而又不得不妥协于现实,就想今天去吃午饭一样。

一集还没有播放完,羊就关掉了。他害怕,怕看完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一点。羊拿出手机,十点五十,聊天消息还停留在他发出的上一条。从这里到吃饭的地方, 大概需要十分钟。羊已经换好了鞋,不过他没有出发。川还没有回消息,羊知道现在出发,就意味着要在吃饭的地方等川,显然羊更愿意在这里等。羊走到阳台上, 又走了回来,稍稍停顿了一下,他拿上钥匙,出了门。

到吃饭的地方刚好是十一点,羊走进去,选了一个靠门的位置坐下。这里面的人还比较少,羊望着门外,远处是将要到来的人群,他极力望着, 想要在里面找出川的身影。人群近了,羊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又转身回来坐下。川不在里面。

十一点七分,川回了一个字,走。川太迟了,羊认为,十分钟后看到川过来时,羊没有说话。我们知道羊想对川说什么,但他没有说,我们也知道, 当他们吃完走出这里时,一切又会和以前一样,这件事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只有一个细小的区别,小到没有人察觉,这件事发生了。

date_range 2017-08-14 face Dick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