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中的篝火(七、八)

然而在这树林里的故事不一样。如果他们能够从天上望下去,观察这树林,就会发现里面只有一条首尾相接的路,这不是小川想来的那个树林, 这也不是小华想拯救的故事。

“为什么叫我去救?你都不给我安排一点点超能力吗?”

我想说他很贪,但我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甚至都没有想过,小华到底要怎么去救他们。

“你能做救人的英雄救不错了吧,要是有超能力,那也应该是我有。”

这时我们到了码头,当我还在向师傅要救生衣的时候,小华已经在前面准备上船了。我没有来得及和师傅讨价还价,跟着小华上了船。

“救生衣还没有搞到呢。”

“怕个啥,你要相信我的开船技术。”

我分不清他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小华说的几乎每句话,我都有这个感觉。当然,聊天的时候忽略这一点,大家都很愉快,但问题是我没办法忽略。 这是一个陷阱,聊天陷阱,我会永远不知道他玩笑下面,隐藏了什么样的真实想法。这么说来,小川也时常在聊天时布置陷阱。“你要去哪呀?”“嗯,出去走走。” “你想去几楼?”“不知道。”他们的陷阱不一样。

“啊,要翻船了!”忽然一个浪打过来。

小华叫我不要大惊小怪,但我实在没有办法不害怕,我们既不会游泳,有没有救生衣。浪花翻腾的时候,左摇右摆,时刻有掉下去的危险。湖面平静的时候, 太阳光似乎都被反射到了船上,比岸上还晒。小华热得想把上衣脱下来,但是他没有,他只是解开了几个扣子。

“转弯别这么急好吗!”

小华提议去西边看荷花,我怕如果这时候拒绝,加上湖面的热太阳,他会烦躁不安,开“情绪船”,我只好答应了。

“你这样一惊一乍的,搞得我也很紧张。”小华似乎是为了缓解我的情绪,开始介绍湖边的建筑。虽然我不至于一个字没听进去,但现在也记不清了。我也记不清, 到底从何时开始,我变得这么害了怕。

西边没有荷花,只有荷叶了,我觉得是还没有开,小华说是已经被采完了。他说的挺有道理。看着这些荷叶,我突然想吃莲蓬。即便我从没有吃过, 但在我的想象中,莲蓬大概和土豆一样,咬一口,就会融化成无数细小的颗粒,清脆的外皮包裹着温热香甜的核。我知道现实中肯定不是这样的, 所以我也没有给小华说。

过了没多久,小华和我都同意还是回岸上好一点。我们刺激的开船,就算结束了。

#

“就在这。”小越指着前面的营地说,“这就是那个活动的主场地了。”

“那赶紧过去吧。”

小川和小越听到前面传来的音乐声,越来越强。慢慢的,也听到了嘈杂的人声,他们的脚步也慢慢变得平稳了一些。

“你从这边找,我从这边找,找到了打我电话。”小越提高了音量,说。

“我没有带手机。”

“那你待会儿在对面等我。”小越被羊肉串的烟呛到,说完就直接往右走了。这是个营地不是很大,所以也不担心会走丢。

小川透过烟雾,看到营地中央有一个舞台,主持人正在颁奖。

“获得一等奖的是…”

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小川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他绕过吵闹的舞台,朝左边走去。

“图书义卖,十元三本,帮助山区的孩子。同学,过来看一看吧,爱心义卖。”旁边一个女生非常热心得招呼小川。

“哦,不买了,我在找一个人。”

“啊,没关系。你找谁啊,说一说,我说不定见过,看能不能帮帮你。”她露出了灿烂得笑容。

“就是一个女生,个子和你差不多,嗯。”小川没有拒绝她得好意,回答道,“穿的浅色裙子,长头发。”

“我刚刚好像看到了,是咱们学院的一个学姐,你去那个帐篷后面看看。”她指了一个帐篷。

“好,谢谢啊”

“没事儿。待会有空你们一起来光顾啊~”

小川有些尴尬得笑了笑,转过身,朝那个方向走去。

date_range 2017-05-30 face Dick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