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b1. 三件只有我会告诉你的事

今天川又把我吵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就喜欢六点多下床把台灯打开,然后开门出去撒尿再进屋关灯上床。虽然川每天例行的这一系列动作持续时间比较短, 声音也不算很吵,但我就是醒了。也许他以前也这样,只是我睡得沉没听见,而最近的天气或者我的导师秦让我不踏实。我下床的时候,看到了川被手机照亮的脸,不是非常清楚。因为我没戴眼镜。

我和川在去吃早饭地路上,碰到了越。越一边抱怨天冷,一边把他的手塞到我口袋里。虽然我的手已经在里面待了好一会儿了,但我居然感到很高兴。

吃完饭,我们很自然的也一同去实验室。在主楼前,我们相互道了别,又开始了新的一天。我觉得这一天和前一天不太一样,和两天前、一周前都不一样。这一天, 我要告诉你,只有我会告诉你的三件事。

>>

小故事三则(a1, a2, a3)

现在已经是凌晨五点了,我突然觉得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相比,并没有什么长进。为了不荒废时间,不如给你讲三个小故事吧。这三个小故事都有同样的主题, 看你读完之后能不能理解到。

a1

“小阳,走,出去玩啊!”

这时太阳正好,一群小伙伴来到了小阳家门口。“正好”,意思是夏天下午那样没有一丝云遮挡的太阳,“一群小伙伴”,意思是小越。

小阳也不磨叽,直接跑下楼来,叫上小越就走。就像普通农村的孩子一样,他们没有确定去哪玩、怎么玩。对他们来说,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有趣。

看见前面有条河,小越说想去里面捉鱼。虽然小阳怀疑里面没有鱼,但也没有反对。小越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烂簸箕,他叫小阳拿着这个簸箕在下游兜着, 而他去上游踩水,把鱼都赶下来。小阳觉得这个计划好,自己不用太费力气,就拿着簸箕在河里兜着。这条河严格来说应该算是一条小溪,当小越从上游踩过来的时候, 小阳用簸箕能兜住大部分流过的溪流,唯一的问题是这个簸箕是个烂簸箕,底下有个洞。

小阳和小伙伴忙活了好一会儿,终于抓上了条半大不小的不知名的鱼。小阳说他们应该生火,把它烤了吃,就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是啊,哪个农村的孩子没有向往过, 电视剧里面那样的生火烤肉大口吃呢?但是啊,这是一个愚蠢的决定。小越也很快就意识到了,他生火之后就让小阳烤了吃,而自己跑到对岸爬柳树去了。

小阳对这条鱼充满了期待,还没有烤多久,就能闻到一股特别的香味。小阳后来描述说,这个香味就像你去炒刚装好的香肠,但是把开得火太大, 香肠下面一截已经快燋了而上面还没熟,所以你把香肠倒个头,这时闻到的就是那种味道。闻了好一会儿这个味道后,小阳决定鱼已经烤熟了,然后咬了一口。

这个故事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说了,因为主题到这里已经很明确了。

>>

繁忙的一天

早上闹钟还没响我就醒了,当然,主要是我没有设闹钟。起床吃了早饭刚要出门,我妈就打来电话。

旺财又病了,她说。我隐隐感觉不妙,该不会需要新搞一只狗吧。医生说最好给它做个手术,我妈补充道, 我和你舅舅商量一起出钱做,毕竟旺财也是他家小花的孩子,但他不回我消息,电话也打不通了。

“多少钱?”

“二十块。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要让旺财知道,不管它待在谁家,大家都是一样关心它、爱它的啊。 唉,你可千万别在旺财面前说这事,我怕它太伤心。”

“哦。”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不过没等我再说什么,她就让我别担心,催我赶紧上班去,然后挂了电话。 我都没来得及告诉她今天是周末,而且我还没有工作。本来我周末打算完成那个紧急任务,不过阿川说有重要的事情, 一定要今天见面商量。我又想了想,NPC说的紧急,应该是按游戏里的时间算,就答应阿川十点在老地方见。

>>

我想你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这样了。

也许从分别的那一刻开始。那时我上了车才意识到,我们以后恐怕再也见不上面了。我想再抱一抱你,想再感受到你的温度。但是动作幅度太大,把刚买的珍珠奶茶甩了出去。 你急忙冲过去,想要接住它。可已经晚了,奶茶被拍在马路上,珍珠洒落了一地。我们都愣住了,像是目睹了某个完美东西的消逝。你不甘心,扒下来, 一颗一颗地舔地上的珍珠,不在意旁人的眼光。我想要阻止你,但却转过了头。我怕你看到我伤心的样子,更害怕我记得你的最后一件事是在地上舔珍珠奶茶。 司机师傅似乎察觉到了一丝尴尬,一脚油门就带我走了。

>>

蜻蜓

(本文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夫人,东西都打包好了。”驾驶员对她说。

这时外面已经在下雨了,直升机外一个人都没有。

“再等等。”她还是回答道。

在阳还是小阳的时候,他做过一个梦。在这个梦里,小阳和小阳爸刚回到住的院子里。和现实不同的是,小阳爸在到家门口前,发现了一间多出的房。 在小阳爸准备去敲门时,一只蜻蜓一样的东西,朝小阳飞了过来。尽管这只蜻蜓一直在小阳旁边晃,小阳却一点也不在意。他在思考着其他事情, 和蜻蜓、多出来的房都没有关的事情。

小阳爸敲了门,门里面走出来一个人。这人把帽檐压了很低,腰上还配了一把剑。小阳爸下意识地,也握紧了自己的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