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蜻蜓

(本文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夫人,东西都打包好了。”驾驶员对她说。

这时外面已经在下雨了,直升机外一个人都没有。

“再等等。”她还是回答道。

在阳还是小阳的时候,他做过一个梦。在这个梦里,小阳和小阳爸刚回到住的院子里。和现实不同的是,小阳爸在到家门口前,发现了一间多出的房。 在小阳爸准备去敲门时,一只蜻蜓一样的东西,朝小阳飞了过来。尽管这只蜻蜓一直在小阳旁边晃,小阳却一点也不在意。他在思考着其他事情, 和蜻蜓、多出来的房都没有关的事情。

小阳爸敲了门,门里面走出来一个人。这人把帽檐压了很低,腰上还配了一把剑。小阳爸下意识地,也握紧了自己的剑。

继续阅读>>

树林中的篝火(九)

到这里,我们似乎还在一团迷雾里,分不清前进的方向,甚至都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前进。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小华需要去拯救其他人 。

小萌是第一个被救的。小华找到他时,他正在吃苹果。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奇怪的并不是小萌在吃苹果,而是他坐在一棵树上吃, 一棵不是苹果树但又结了苹果的树。如果你一直在这里的话,就会知道,在以前某个时候,这棵树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硬要找的话,可能就是比周围的树粗壮一点。 不过现在,这棵树没有一点绿色,叶子也几乎掉光了,唯一还能证明它活在的,就是树枝上结的几个苹果。小萌快吃完手里的苹果时,发现了小华。

“小华?”小萌说的很轻,更像是在和自己说话。

“我来救你了。”小华说的时候,带着一点微笑,恰好把他的虎牙露出来。

继续阅读>>

动物园

想去动物园,川对我说。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去,还是故意说给我听。我不喜欢到处跑,特别是没有意义地到处跑,而去动物园算不上很有意义。

川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正骑车出去吃早饭,立秋之后,天气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难熬了。我当时并没有想去动物园的意思,可我却禁不住地想去动物园这件事, 想着路上汽车在震动,想着忙碌地四处奔走,想着从围栏看下去。去不去动物园并不是什么需要深思熟虑的决定,我喜欢去看动物。

川第一次说想去动物园的场景就是这样。我们刚起床,在去吃早饭的路上,中途还停下来刷门禁。这天早上的一切,看起来都和往常一样。川后来给我说, 他知道从那天早上开始,去动物园的想法就根植到我脑子里了,最后的去只是时间问题,但我又觉得,也许只有想去,这个想法才会存在,怎么也忘不掉吧。

继续阅读>>

走,吃饭

羊看了一眼时间,十点。还没到十一点,但是快了。

十一点,是羊和川周末通常去吃饭的时间,不是十一点半,羊和川周一到周五去吃饭的时间。十一点和十一点半,虽然看起来只是相差了半个小时, 但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区别。在周一到周五的时候,羊和川都是在十一点半下班,他们甚至不需要交流,下班后都会默契地在老地方等待。有时羊早一点, 有时川早一点,他们等的时候,都知道对方肯定会来。

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周末,羊没有去上班。他又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十分。

对于吃饭的时间,羊似乎有一种渴求,要准时去的渴求。这种渴求似乎有一点变态,一旦有人想要尝试打破,他就会跳出来批判你,让你感觉自己像是犯下了滔天罪行。 如果你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十一点去,他有时候会回答,因为这时候食堂刚开始卖,人比较少,可以不用挤来挤去,他有时候会回答,因为我每次都是这个时候去的, 培养一个规律的作息很有好处。

羊打开音乐,但是没播放几秒,他就点了跳过,跳过…,直到他点累了,拿出手机,问川,什么时候吃饭。这时候是十点三十,川没有回。羊当然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关掉了音乐,开始看动画。

继续阅读>>

恋爱一天

太阳刚升起的时候,是🦊的火车到站的时候,窗外已经是匆匆的人流了,🦊拿出手机,

🦁:还没到吗?😔

🦊:我出来了。😅

出站的通道似乎特别空旷,特别长,似乎要等到太阳完全升起,才能走到尽头。慢慢的,🦊听到有人在唱歌: “我们一起去,去海边那片森林…” 是🦁在出站口弹吉他。🦊笑了,向🦁走去。

🦁:我们去那边先坐一会吧。😉

尽管他们还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但是🦊点了点头。闲聊,🦊看着🦁,🦁的眼睛和嘴巴,都透露出高兴, 🦁看着🦊,周围的一切不再重要。

🦁:坐大巴可以到。😀

🦁把🦊拉起来,上了大巴。在不算太狭窄的第三排,🦊和🦁靠在一起。🦊似乎能透过🦁穿的短裤,感受到🦁的体温。

🦁:先休息一会吧。😅,好累啊。

🦁:你不躺一会吗?

🦊:我坐一下就好了。

🦁斜躺着,几乎占满整个床,🦊坐在旁边。🦁的上衣,像是斑马,去掉了白条纹那种。🦊的手臂,摸起来像是柴犬,毛很短的那种。🦊闻到了,🦁的味道。

太阳落山的时候,就是离别的时候了。🦊和🦁坐在沙发上,

🦊:差不多车要到了。

🦁:你说啥?

🦊:我说,时间还早。